收藏文章

共有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首页  行思坐忆  行思坐忆

本文收录于行者期刊《vol.005 行旅哲思:

一条河

行者推荐 发表于 2016-03-16 12:29:23  浏览 651

1460613126118247.jpg

前些日子买了一本书,叫做《巨流河》。未曾翻阅,只觉书名煞是可爱。巨流河,是东北的一条河。我猜,她应该很长,很宽阔,很平静。这样的河,我童年从未见过,因而心生神往。

在我的家乡,河流是湍急而匆忙的,无论宽窄,都深嵌于两岸。由于山高路远,她们时而成为瀑布,时而成为山涧,永远热闹地追逐着,偶有停歇,水流激起的白色泡沫平复成为打着旋涡的小水潭,被我们称为“绿荫凼”。“绿荫凼” 只是它短暂的停留,之后,那些哗啦啦的水,又开始顺着山势热烈、急切的追逐。

第一次见到的平静河流,是广东惠州的东江。与两岸的道路、建筑齐平的江水,幽静而深邃。江面一群群翩飞的白鹭,江边开满似锦繁花的高大木棉,树下一蓬蓬茂盛的水草。乍看此景,以为仙境落凡尘。后来,我去了其他许多地方,才发现,缓慢沉默的河流非常多。无论她们流过的是江南水乡,华北平原,黄土高原还是塞上沙漠。

去年夏天去东北,始知密林深处水系发达,那些纵横交错的河,一致的宽广平静,如风吹飘带轻拂于土地,让人分不清流淌的方向,看不出任何差别。然而,这些河有各种各样的名字,有的叫巨流河,有的名为呼兰河,还有的叫做额尔古纳河。

当年读萧红的《呼兰河传》,我惊为天人。那时的我,不知道呼兰河就是松花江的一个支流。后来读《额尔古纳河右岸》,我又深深喜欢了迟子建。她们的文字,同样的恬淡舒适,同样的天真赤诚,同样有对故乡的真切依恋。这本《巨流河》,乡土意识该是同样浓烈吧。东北的女作家,都热爱以河为曲,谱写对家乡的思念。

也许,每个人心中,都有来自家乡的一条河。随着岁月之水的消逝,这条河会慢慢枯竭,但她流淌过的痕迹却永远铭刻在了血脉之中。

友情链接 Link

用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用户登录

忘记密码 或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返回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