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文章

共有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首页  行思坐忆  行思坐忆

本文收录于行者期刊《vol.001 故园曩昔:

每至春来

行者推荐 发表于 2016-03-03 14:01:50  浏览 648

1460612164379841.jpg

(作者:曼曼)

春天的家乡,我已经有十多年没去了,记忆中,那个普通的平原小镇,每至春来,青草便如绵长的思绪一样到处蔓延,仿佛旌旗鲜明的王师,一夜间占据了所有的视线。

春天,俨然是繁花的季节。乡村水郭间,或立着一树灼灼的桃花,或轻斜着一树疏淡的早杏,春日阳光明媚的时候,飞虫在长满花朵的枝桠间呢喃细语。细雨迷蒙时,雨丝间,伞外,就只剩下那一树树的花开。四五月间,更有铺天盖地的油菜花,带着滟滟的金黄,不输于世上任何一个地方的色彩,在河堤上放风筝的孩子们,每次循着线找回掉落在油菜地里的风筝时,头发上、眉毛上、嘴唇边,都粘满甜腻金黄的花粉。

在万般的春日繁华中,我很爱梨花,觉得梨花有着不输于梅花的姿容,清雅孤绝,洛阳梨花落如雪,河边细草细如茵,梨花没有明显的香气,但是看梨花,却有一股清香在鼻梢弥漫。

春天亦是诗人的季节。春城无处不飞花,寒食东风御柳斜,日暮汉官传蜡烛,轻烟散入五侯家,是韩翃独具意境的春日。梨花风起正清明,游子寻春半出城。日暮笙歌收拾去,万株杨柳属流莺,是吴惟信略带寂寥的春日。紫陌乱嘶红叱拨,绿杨高映画秋千。游人记得承平事,暗喜风光似昔年,是韦庄如丝乱麻的春日。

燕子来时新社,梨花落时清明。这种景象,自从离开家乡,我已经多年未见了。但每至春来,早春那一抹内敛的绿意,江边傍晚暗香浮动的樱花,都会暗自提醒我,时光又流转到春季了,纵然今年春日迟迟,但亘古未变的绿意染透了春风,清净而明洁。

春天的雨,有时候是狂风大作后的雷霆之声,携带着春雷,更多的时候,是润物细无声的,雨声中总是蕴藏着安宁,有回忆在疯狂滋长,但依然宁静无波。春天的雨,还带着寒意,有时候,一夜之间,温度似乎又降到冬日,但这万般的变化,都比不过,春寒之夜法国梧桐上新生的绿芽,虽然料峭刺骨,但翠浓的绿叶在蒙蒙细雨中自在地滚着水珠,点点春意在无边的寒夜铺展开来。让我联想起,十多年前,也是这般天气,廊顶的紫藤花刚萌出芽,隔壁图书馆里透白的光到达这里,朦胧迷眼,我打着雨伞穿过或明或暗的那道长廊。这是我对这个城市春天最初的印象,时隔多年,也成了最初的回忆。

春天是草长,是莺飞,是柳絮飞舞,是杨柳依依,是诗人笔下情绪万变的季节,是平凡人家窗外淡然的雨季。春天是一朵花,一株草,一片叶,是生长的愿望,透过雨,透过风,在四处传递。春天是激荡,是默然,是每根枝条上都栖息着思念。春天是江南清明,是微雨燕行,是无边的寂寞,亦是无限的喧嚣。用一棵小草的愿望来表达对春的眷意吧,“我虽是渺小,虽是平凡,但我蓬勃的愿望,如月夜数着星光,如远山雕刻翠绿,我乃,知足于常绿。”

在戴蓉的笔下,春天是“另一个观灯的好地方是开元寺,花灯挂在一眼望不到头的长廊上”,带着古意。想起多年前的春日,同学一行,结伴游玩,在沉醉的春夜里,大家坐在公汽最后一排,笑容揉碎了路灯暗黄的光线,我们兜着满襟的风。夜色中,有繁花无数,开放在似乎没有尽头的公路两边,美不胜收。

想象之中,回忆之后,是一春又一春。

友情链接 Link

用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用户登录

忘记密码 或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返回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