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文章

共有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首页  行思坐忆  行思坐忆

本文收录于行者期刊《vol.007 行者际遇:

玫瑰的秘密

行者推荐 发表于 2016-03-01 15:17:51  浏览 786

1460608333298769.jpg

(作者:周玲)

站在酒店的大堂,米子有些恍惚,八年的光阴就这么从指头缝掠过了。那些泛着青葱油亮的日子,没怎么咂摸出味来,这谁造的?想着要毕业时,十人有五六写了"青葱校园"的词汇,把导师折磨出一股子菜汤味,他实在忍不住吼了声,念了几年书,都念出葱花来了,你们以后直接奔大厨去吧

晤面

大厨也不好当的。要把柴米油盐的生活调理得当,没两刷子看门本领还真扛不住,搞不好全军覆没。盯着酒店大堂内高瓶绢花,米子发愣半晌,一会见了玫瑰说啥呢,谁都知道这几年她过得不爽。看着前台不断退房的客人,米子想,哪儿都是客栈,哪里都是过客。

玫瑰一如既往会晚点,约好等的时间,她都要收拾停当,在镜子前百转千回片刻才肯下楼,还真不是作,有点见面恐惧小魔症。远远的,米子见她飘过来,还是有些惊讶。整整瘦了一号,好像模子缩水的感觉,米子眼眶有些涩,嗓子有些紧,轻轻端杯水咽下。

"米子,你没变,真好!看着你,我就踏实了。"玫瑰一脸雾气。

"嗯,都好着呢。"米子答。

语言成了盘旋缠绕的游丝,不忍心触碰最深处的创口。

"一会小荷也来吃饭,还有她的小女儿。我们终于又聚到一处了,好怀念以前在一起的日子。我下飞机坐大巴到付家坡,说来学校,的士司机都拒载,以前随便一个车都到的。真到校门口,觉得都认不出了,全变了!"玫瑰有些忧愤。

"那是前年的事儿,校庆堂皇,有些变化也正常。"米子笑道。

"我还是喜欢以前的样子,没有历史纵深感,谈什么百年学府!北大不会这样。"玫瑰摆出一副要与校长理论的模样。

米子看她着急样,莞尔一笑:"认真了吧。"

小荷带着孩子噼里啪啦过来了,有了小朋友出场动静非同凡响。

"别乱跑,新鞋子会崴脚。"汗珠坠在发端亮晶晶,小荷无可奈何的喊着。

小朋友扑进米子怀里,暖暖的,浸着奶香味。

"她不认生,比你活泼,脱了你的腼腆气息。"

"比我强才好呢,一天就是娃的爸和娃。"小荷拿着小褂擦汗,半嗔半怒。

寿司

阿仓家的料理越来越受欢迎,出菜变慢,品质下滑。玫瑰微蹙着眉头,努力吞咽。早餐没吃,延宕致中午,胃早就闹翻了天。要是我们也有小野二郎就好了,那个寿司之神,一辈子只做一件事。

小荷接着说,我喜欢他们做事的虔诚,每个动作都有庄严的仪式感。就是生意再火爆,也不会改变固有的品质。

"小野先生讲,你必须热爱你的工作,你必须和你的工作坠入爱河,即使到了我这个年纪,工作还没有达到完美的程度,我会继续攀爬,试图爬到顶峰,但没人知道顶峰在哪里。年近九旬的老人身上严谨、自律、精准、追求极致的态度具有神性,那才是职业精神。"米子道。

你和你的工作坠入爱河没有?小荷问。

米子说,我喜欢我的工作。我们所受的人文教育要求自觉地生活,赋予自身寻找和定义所做之事内在意义的能力。它使人学会自我分析和判断,从容把握自己的生活,并掌握其发展路径。这才是名副其实的liberare。如同小野先生对寿司的追求,他不仅仅做好寿司,连进店客人的用餐习惯也会留意,每一处细节毫不疏忽,不多不少的酱料让吃寿司成了一种享受。我们修建一座桥梁,一处地标建筑,要想成为百年精品也无不浸润着精益求精,高度专注的毅力。

归路

初秋的校园,落叶铺地。老斋舍在装修,冬暖夏凉的老房子随着时代的步履进行改造。看着红漆斑驳的木窗,玫瑰悠悠的说,不要动,不动该多好,还能找回以前住着的记忆。

玫瑰念旧。念旧的玫瑰可以守候一段感情十余年,即使对方已经淡出自己的生活。她还会念着曾经的好,放不下。女人耽于情,必伤身。米子看着她,许多话搁在嘴边不好说,都是冰雪般透亮的人儿,言未尽,心意到。有些事除了自己,谁也帮不上忙。

"我们去看导师吗?没什么成绩,觉得辱没师门,还是不要去的好。"玫瑰说,"导师该笑我们仍然是一股子葱花味,没进步。"

不,玫瑰,我们进步了。成长是最好的注脚,它让我们有经受生活击打的勇气和战胜困难的信心。玫瑰,米子说,我们的责任是尽情绽放,笑对生活。

友情链接 Link

用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用户登录

忘记密码 或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返回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