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文章

共有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首页  行思坐忆  行思坐忆

本文收录于行者期刊《vol.008 迁徙流年:

少年和新年

行者推荐 发表于 2016-04-12 11:05:32  浏览 872

1460432524810933.jpg

(作者:施蕊)

有一天特别冷,下班的时候,我在天桥上买了一个烤红薯放在衣兜里暖手,每隔一分钟换一次衣兜,最后再残忍地吃掉它。我记得那天有一颗虚大的太阳挂在西边,对于人间的寒冷无能为力。这和我早些年在农村放学回家的时候看到的傍晚很像,而我之所以在轻轨上啃红薯的时候想到遥远的故乡,是因为轻轨门在开合之间,把巷子里熏腊肉的味道带了进来。

腊月,正是杀年猪的时候。早上是被猪撕裂般的惨叫声唤醒的,这种绝望的叫声会穿过好几条丘陵飘进耳朵里,所以躲在棉被里也是没有用的。我穿好衣服站在院子里吃饭的时候,刚刚还在嘶声裂肺嚎叫的白猪已经躺在条石上不动弹了,它的脖颈上,有一个还在流血的伤口,下面放着一个木制的盆子,没有放完的猪血滴滴答答的流。杀猪匠在它的后蹄开了一个口子,杀猪匠找来一根钢筋从这个口子插进去,再往里吹气,目的是使之皮肉分离,表皮鼓胀的猪,才方便收拾。我妈用筷子头敲我一下:今天你不去读书?我赶紧把碗里的饭拔完,背着书包出门。每次都只能看到这里,跟越光宝盒似的。

上学路上,薄雾渐渐地散开,天气真是好极了。冬水田里有鸭子,它们会突然发出那种大笑的叫声,一呼百应,令人忍不住有想把它追出十里地的冲动。乡村的泥土小路在晨光下蜿蜒向前,田地里除了小麦如韭菜的娇嫩状,就没有别的粮食了。有松柏树的地方,就有松柏枝被人剔下,堆在路边。熏腊肉用的。有女人已经从河边洗好被单回家了。她和我擦身而过的时候,我能看到她冻得通红的双手,浅蓝的血管在皮下若隐若现,她和新洗的衣物一样散发着洗衣粉的香味。

在拐过一个大弯之后,要路过我同学家的院子,我站在路边深吸一口气,喊:邹远芳!她们家的狗从竹林里冲出来大叫,把我喊的芳字盖掉了。

接下来的路我和邹远芳一起走,在到达学校之前,这一路上都是油菜田。看不出来它们是油菜啊,我说。还不到时候,邹远芳说,你看到没有?有些已经有花苞苞了。没看到。我甚至是觉得没有开花的油菜是有些丑的,也就无法和邹远芳说到它们时那么饱含激情,只有等到春天降临人间的时候再来描写盛开的场景。

昨天的卷子做完了没有?邹远芳问。

没有,做不起了。

我的班主任老师姓温,右眼一块巨大的胎记,很严厉,教数学。在她手上犯了各种错误的,一律被揪耳朵。因此我们就把她的姓加了个病字旁,我晓得今天我的耳朵又要遭,左边还是右边,我在心里猜。

坐在教室后,我看着窗外远处村落里冒出来的淡青色烟雾,水墨画一般。想到寒假之后,来上学的那条小路上会有鞭炮红屑,我在衣兜里放几颗舍不得吃的糖带给邹远芳一起吃,她家外面的油菜花也被春天搞了场爆炸,一夜之间轰然开花。再过几个月,我就要成为一名高中生,再也不用担心温老师的揪扯啦。

除了我,其他人呢?在春节来临之前是不是同样有着各种各样的忧虑?

我想起朋友曾经给我说到他小时候特别害怕冬天:一到深冬,他就陷入一种莫名的痛苦中,他说他性格中伤感的成分,都是在那时候积攒起来的。每天走在回家的路上,虽然照例是要吃点串串之类的零食,但也深感无味。每年的成绩单一拿回家,他的父母会分别给他一场由肉体触及灵魂的教育。

当年祖国的未来已经成为祖国的现在,不禁令人唏嘘。

另外,就在上周,我儿子用短信的形式给我发来期末成绩单,比起往常,略有进步。我问:你是想要什么奖励?

他飞快地回短信:把我的漫画还我,并且不再收回。

我回短信稍迟了些,他再追问:考虑好了没有?


友情链接 Link

用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用户登录

忘记密码 或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