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文章

共有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首页  行思坐忆  行思坐忆

本文收录于行者期刊《vol.001 故园曩昔:

我还认得你

行者推荐 发表于 2016-04-12 11:14:01  浏览 432

1460432110519393.jpg

(作者:杜良才)

多少个年头没在收秋时回乡了,多少个年头没感受故乡的泥土气息了……

一个太阳初升的早晨,鸡鸣渐渐止歇,晨雾弥漫在村庄密密的丛林里。空气中飘逸着青草的味儿,和着庄稼秸秆燃烧后的焦糊味,让嗅觉唤醒了尘封的故乡记忆。我在林中漫步着,朦朦胧胧中看到前方一座小屋前,一位老人蹲在地上缓缓地捡拾着麦秸秆。只见他脸上布满皱纹,胡子已然花白,一双眼睛像是被雾气迷住了一样,半睁半开。他慢慢抬起头,朝着我望了一眼,然后注视了顷刻,还没有等我开口,就喊出了一句:兄弟这是去哪儿啊?

我与他可称忘年,而这句“兄弟”却让我忽觉有些不自然了。其实我从小就认识他,虽然按村子里的姓氏族谱我应喊他哥,但总感到年龄上的悬殊重压着这古旧的辈分之别。我这种不自然也许来自小朋友时代的感性认识:见了年老的男人就喊老爷爷,见了年老的女的就叫老奶奶。然而在重守传统的家乡,如果依照这种认识去行事,那真的要闹笑话了。因为在我们这,家谱的辈分已经超越了年龄的限制。

还在徘徊的时刻,再细细地看看老哥一眼,发现他的样貌已与几年前迥然有别,尤其是那双眼睛,不复如当年的炯炯有神。我赶忙走上前去,与他寒暄了一番,也静静聆听他的一字一句。

“我还认识你啊!前段时间有个十几岁大的孩子背着书包从这走过,我差点就认不出来,我问他爸是谁,他告诉了我我才想起来!”我们聊天的话题就是从认识人开始的。他说:“现在底下的这些小孩,年轻的,基本上我都不认识了,都出去打工,一年还不回来一趟,哪里认得清。还有些新嫁过来的媳妇,她要是不出来串门,你要是在她结婚时也没去看看,见了面根本就不知道是谁。现在一些老年人,如果你们几年不进家,再回来看时他们就没有了。”

老哥的这番话,确有道理。其实,我们与这农村老家的真正缘分也可能就那么十来年,十几年后,不是出去求学,就是到外工作,鲜能长久待守。就在我们常年在外的日子,家乡的一切都在发生变化。这变化不仅是每亩地的粮食高产了多少,更有那物是人非的快速演替:陌生的小面孔越来越多,老年人愈来愈少。这是一代新人换旧人吗?不知道这些如花绽放的孩子,是否会对我们这些归来人投以稀奇古怪的眼神呢?

古诗云:“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难道我们终究也是这种命运吗?村口的那排白杨树还是那几棵,而村里的人却如地里的麦子一茬接一茬地更新了。想到深处,不免鼻子里一阵酸楚。

老哥回到了他独自居住的小屋,准备烧火了。那架在地上的一只铝锅,在袅袅炊烟的升腾中迎来了清晨的曙光。那光打在了锅盖上,给这个凉意的清晨带来几丝温暖。望着他愈发迷蒙的眼神深处,望着他开始微微颤抖的双手,我沉思良久……


友情链接 Link

用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用户登录

忘记密码 或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返回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