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文章

共有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首页  行思坐忆  行思坐忆

本文收录于行者期刊《vol.003 江河湖海:

风雪夜归人

行者推荐 发表于 2016-04-12 11:21:47  浏览 408

1460432681799530.jpg

(作者:曼曼)

腊月二十八号天蒙蒙黑了,阿宝才回到家里,家人一看到他就欢喜地迎了上去,一边帮他打雪一边说,怎么搞这么晚啊。阿宝跺着脚说,“下雪了,高速公路差点封路,还好是走了一半才开始下,但是车就慢了”,说话间他喝了口递过来的浓汤,顺便发现父亲头发又白了些,母亲的腰杆也弯了一些。家里生着旺旺的炭火,门上窗户上都贴了福字,方才路上的冰冷彻骨才一下子化成了暖意。

参加工作四年了,这还是他第一次回家过年,头两年是和父母赌口气,仗着年轻,觉着在工地过春节新鲜,他又爱玩,后来就是工地上实在太繁忙,遇到值班的时候,就越发抽不开身了。不过在项目部准备的年夜饭上,大家闹哄哄喝酒,阿宝也跟着喝,喝完了,曲终人散,他一个人跑到雪地里,还是偷偷哭了,大年三十晚上谁不想念家,说不想都是假的。可大部分项目部春节期间都是轮休的,有家有口的人,自然是年头一到,就急匆匆地回家了,阿宝头几年总是让着他们,今年不想让了,一则父母年岁大了,这几年每次过年都要打电话唠叨,特别是母亲,春节的时候一打电话就哭,让阿宝头疼不已,几年前和父母的争执也随着岁月的流逝慢慢淡了;二则现在项目部也有了新的年轻人,可以和他们商量着轮休了,他们有新鲜感。

阿宝是长江边上土生土长的人,从小习惯了山山水水的景致,他喜欢旅行,喜欢各地的风景。上大学的时候,其他同学忙着恋爱,他却时常一个人出游,他随手拍下的照片,写的游记,非常优美。这些特质让他不同于纯粹的工科生,反而有一种文艺范儿。他原本打算毕业后做个自由职业者,一边旅行一边为杂志社撰稿,但父母不同意,他和父亲发生了很激烈的争执,在僵持一段时间之后,父亲的一场病让他服从了现实,父母年岁大了,他们希望他能有份稳定的体面的工作。就这样,大学一毕业,阿宝满足父母的心愿来到了二航局,跟随二航的脚步天南地北地跑,当年大学宿舍的兄弟们一个在云南,一个在山东,一个在贵州,一个在内蒙古,打电话聊天的时候大家时常调侃自个:真是四海之内皆兄弟啊。

阿宝第一个项目在兰州,在南方长大的他最开始不习惯北方的生活环境,但时间一久,他也和长期在外地工作的其他同事一样,变得洒脱粗砺,环境的不适应也逐渐被学生时代培养出来的兴趣爱好所代替。阿宝是个认真的人,虽然服从父母的心愿来到了二航局,虽然工地的生活枯燥,工作繁忙,但他勤勉的工作态度和善于钻研的精神,让他得到了不少赞誉。不是没有遗憾,有时候,他也会梦想一下一边旅行一边写字的生活。他把所有的业务时间都拿来游览当地的人文风物,他走遍了甘肃的旅游胜地——敦煌莫高窟、鸣沙山、月牙泉,并尝遍了兰州美食。微博上的他,经常戴着低檐帽和墨镜,一副游子的模样,被班上的女同学戏称:阿宝还是那么帅和酷啊!倒是父母,再没和以往那样催他有时间就回家,每次打电话只是说,趁年轻,多走走,多玩玩,是好事,只是经常叮嘱他注意安全,保重身体。

兰州项目快结束的时候,项目部组织职工去天水麦积山,人还没上车,一纸调令就让他马不停蹄的去到内蒙。因为工作以来优秀的表现,阿宝被任命为公司一座黄河大桥项目的副总工。就这样,他挥别了兰州,来到阴山脚下。在阿宝的印象中,内蒙从来就是个苦寒之地,他对那里的了解最开始仅限那首歌谣: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现牛羊。

黄河上的大桥和长江上的大桥比起来,规模小一些,也没有那么多倒挂的竖琴一样美丽的身姿。但黄河两岸特有的地貌,却让黄河大桥有一种很壮丽的风采。这座黄河大桥项目开工后,作为副总工,阿宝每天都要写技术方案,和技术人员讨论技术上的问题,项目部技术干部不多,他还肩负了一部分管生产的责任,碰到赶工期的时候,项目部的人员都是连轴转,那段时间,他根本无暇顾及周围的景色。有时候,他会在傍晚散步的时候遥望一下大阴山,在春天和夏天,走到野外,还能看到成片的草被,这种景色被阿宝称为“草色遥看近却无”。

在大桥建设逐渐进入正轨之后,项目部偶尔也有闲下来的时候,比如雨季,这种时候在北方很稀少,这种时候阿宝旅游的心总是蠢蠢欲动。通往工地前场的路两边是向日葵种植地,在内蒙的夏天,是向日葵开放的季节,放眼望去,成片的金黄,在大日头里随风起伏,如同金色的波浪一般,大桥逐渐竖起的桥墩在向日葵的摇曳下,显得非常壮观,阿宝把向日葵的照片挂到微博里,惹来众多艳羡,说这哪是内蒙啊,完全就是一金粉世家的后花园嘛。

内蒙的春夏秋三季很短,冬天来的很早,一到11月,黄河上吹来的风就直往人骨头缝里钻,到了项目部冬休的时候,向日葵就枯萎了,成片的耷拉在田野里。但这个时节,天很蓝,风很大,河面很宽,反而显得天地很辽阔。阿宝偶尔会在傍晚的时候看日落,然后会在深夜编制完技术方案后,在微博上写:在内蒙才真正体会到,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风景。大河旁,一轮深酡的圆日从黛青的天边缓缓落下。片刻后,黑暗把一望无际的草原、村庄统统淹没,只留下遥远天际处大阴山脉隐约的身影,与稀落的星辰如影随形。在北方项目的磨砺中,阿宝逐渐意识到,也许,他真的更适合做一名工程师,更适合在天南地北做工程。人生有很多选择也许无奈,但既然选择了,就应该坚定自己的信念走下去。

在那个看日落的夜晚,他突然怀念起长江边上的那个小县城和自己的父母,每到傍晚,长江水都会从城心缓缓流过,夕阳把最后的余晖撒到小城成片的建筑群上。这个时节,母亲已经开始准备过春节的物资了。这四年来,因为工作、因为任性、因为赌气,他没有一次是在春节时候回家的,连电话,都很少跟他们打。父母又是怎么度过那一个个孤独的春节的呢。为了这突如其来的思乡之情,他推掉了今年冬休值班的要求,开始千里万里往家乡赶,母亲接到电话后都不敢相信,倒是父亲说了句:回来就好。

回家的那天晚上,爷俩围在温暖的炭火边,一边小酌一边闲聊,父亲的酒量也没有以前那么厉害了,谈到当年阿宝工作的事情,父亲总是怀着一丝丝愧疚,他甚至跟阿宝说如果现在工作不开心,转行还来得及。阿宝却早就释然了,他安慰父亲说,人一辈子还那么长,那么久,该努力的努力,该放弃的放弃,走到哪里不都是优美的风景吗。他把他这几年走过的地方,包括那几张桥墩在黄灿灿向日葵中的照片翻出来给父母看,他甚至计划好等到明年夏天不怎么忙的时候,带父母到内蒙的锡林郭勒盟去玩一趟,听说那里的天,特别蓝,特别高。看着父母年迈但高兴的模样,他内心里那块石头轻轻地落地了。“阿宝”他跟自己说,“你已经是个男子汉了,不能再让父母跟着你操心了,对于现在,努力生活就行,对于未来,开心的期待就好”。他知道,他也说服了自己,在这个晚上,他想起了万里之遥的黄河,那片结在他与父母之间的冰凌,那片结在他梦想与现实中的冰凌,终于悄悄融化了。



友情链接 Link

用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用户登录

忘记密码 或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返回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