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文章

共有 条评论 发表评论

也门小记

江海涛 发表于 2016-05-27 20:10:37  浏览 118

2014年11月,有机会到也门一游,虽然走马观花,却也是颇有感受。据百度百科介绍,也门人口2620万,国土面积52.79万平方公里,年度gdp产值约367亿美元,是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也就是国土面积是中国的1/18,人口却只有1/50,真正是地广人稀。

亚丁

首先是交通,第一次乘坐也门航空到南部城市亚丁,除了新奇兴奋之外,主要感觉就是忐忑。飞机小而旧,地毯及座垫好像泛着油光,乘客座椅类似国内的“小黑巴”,狭窄而设施不全,坐着好像随时会倒下,没有国际航班常见的显示屏,所有信息居然全部是用投影投射到机舱里显示的,也算是一绝。至于空乘人员的服务,类似国营商店的大嫂,爱理不理,只能喟叹牛气,这样的飞机能行吗?一颗悬着的心总算在飞机平安到达亚丁后落下来了。

亚丁是也门古城,位于阿拉伯半岛的西南端,扼守红海通向印度洋的门户,素有“欧、亚、非三洲海上交通要冲”之称,是世界著名的港口城市。公元15世纪初,明朝太监郑和曾经三次航行到达此地,为中国文化传播和中外交流书写了光辉的一页。可是历史的辉煌却不代表现实的荣光。今日亚丁的街景,更是让人感叹这个昔日明珠的“暗淡”。

亚丁的交通设施可以说乏善可陈,唯一的感觉是“拥挤”。道路残破且狭小,更绝的是全城没有红绿灯,所有路口全靠司机自己的车技和眼神。道路上跑的汽车大多数是老迈的日韩车系,可以称得上是“破车博物馆”,可是也有用骆驼拉的畜力车、人踩的三轮车、摩托车等交通工具并行,现代和古老并存,给人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街道两边的小商铺货品不是太多,好似回到了七、八十年代初期改革开放时的中国。至于道路两边的垃圾随处乱扔,各种不同交通工具互不相让,随处抢行、逆行的行为,更体现城市管理的混乱无序。

亚丁街头令人心惊的一幕主要是持枪的武装人员,似乎随处可见。我们入住的酒店门口设置着大量防止冲岗的“拒马”,保安背着Ak-47冲锋枪,如临大敌的检查车辆和住客,提醒着这里依然不太平。而大街上每隔不远处就有一些自设的检查站,有的是铁皮房子、有的甚至就是几块砖头、几个沙袋垒起来,一些武装人员穿着破旧的军装或便装,斜挎着冲锋枪和手雷,嘴里嚼着“卡特”(一种也门特有的植物迷幻剂),漫不经心的在周围晃荡。此行拜访的亚丁港口管理局的总经理更是夸张,从大门到办公室不足30米的距离,三处持枪的岗哨在巡查,这哥们一出行,必然有三、四个持枪的卫兵跟随,这简直就是传说中的“黑道大哥”,囧!

令人心酸的一幕也屡屡上演,时常可见衣衫不整的小孩和蒙着面纱的妇女在乞讨。我们经过一个检查站时,许多拿着水的小孩蜂拥而至,围着车极力推销着,这些水比超市的价格贵几倍,其实就是一种变相的乞讨。另外一处,一名蒙着黑纱的妇女怀抱着婴儿,坐在马路中间,一边的纸牌上用阿拉伯文写着什么,据同行的也门朋友介绍,这是外逃到也门的叙利亚难民,由于国家战乱,这些人从数千公里外辗转逃离家园,无法谋生,只好在街边乞讨。要知道战乱前的叙利亚是一个美丽、富饶、历史悠久的国度,而也门却是最穷的阿拉伯国家之一,可是为了生存,他们却不得不逃离家园,战争的残酷可见一斑。古人说:“宁为太平犬,勿为乱世人”,这十个字简直是对战争的绝佳控诉。

令人心奇的一幕也在上演,刚下飞机,一群人就在广场上示威游行,不过这些人只是写着标语,住在帐篷里,感觉不是示威,更像是一个“party”,据说已经持续很多天了,目的是要争取南部也门独立。看来这个1990年刚统一的国家虽然形式上统一了,但是内心却没有真正统一。周四的下午,我们要去一个钢铁厂考察,好容易经过重重关卡到了工厂,却发现一片寂静,被告知正在罢工,无法接待,唉!

陪同我们考察的是也门当地一家企业的小伙子,很年轻,非常开朗,英语也很流利,他使用着中国产的一款智能手机,对此赞不绝口。他介绍说大约5%的也门人可以很熟练使用英语,他自己以前英语不行,但是努力之后效果不错,看得出来他很为自己和自己的公司自豪。另外一名司机稍微年长,是五个孩子的父亲,听说我们吃不惯酒店的饮食,主动带我们到当地的一家鱼餐馆吃饭,为了节约开支,还一直提醒我们自己在鱼市买好之后到餐馆加工,当我们不习惯这个餐馆的口味时,他好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一个劲的道歉,看得出来是真心想为我们提供良好的服务。

古代亚丁由于地理位置重要,是一个以繁华著称的城市,这里蓝天依旧、阳光依旧、美丽的沙滩依旧,迎接我们的也门朋友不可谓不努力,也不可谓不聪明,这些年却越来越穷厄,为什么?也许正如有人所言:和平、秩序和法治是推动国家进步和发展的外部条件,有些我们习以为常的东西等失去后才知道宝贵和珍惜。

荷台达

荷台达位于也门西部,靠近红海,是也门的第四大城市。从亚丁沿着海边驱车过来,一路风光旖旎,沿途黑色的山、红色的大地、生命力顽强的绿色小树让人觉得新奇,可是时不时在路上出现的检查站,持枪的武装人员和坦克、装甲车时刻提醒人们这是在也门。虽然公路仅仅是双向两车道的柏油马路,但由于车辆很少,我们的车速最高曾经达到180公里/小时,虽然屡屡提醒司机减速,但过不久就故态萌发,看得出来这对也门司机是很平常的事,对我们却是恐怖的经历,这是我乘坐的最快的车速,一个同事嘀咕:“这是开车吗?完全是开飞机……”

五个小时的飞奔,我们终于在黄昏之际抵达此行的第二站荷台达,海边的景色在夜幕下非常优美,入住的海边酒店外表看起来也在当地属于“高大上”,可是入住之后才知道这居然是我经历的最“奇葩”酒店。首先是酒店的服务员大多不懂英语,基本靠肢体语言来比划,再就是给我安排的住房居然没有打扫,室内一片狼藉,迫不得已又重新换房间。房间内设施也是奇怪,无饮用水、无洗漱用品、房间内的白床单同样带着斑驳的印记、更糟的是生活用水咸而且不足,每天至少停一次电,酒店的wifi永远难以登陆……所有你能够想象的不便都集中在这里,两天的住宿中我们的同事基本是和衣而卧,唉!

俗话说“十里不同天,百里不同俗”。荷台达由于靠近也门北部,这里人员的穿着明显与沙特不一样,相比较其他国家的阿拉伯人,也门人普遍比较黑、瘦、小,头巾不像沙特人是披着的,而是缠绕着盘在头上或者披在肩膀上,腰间系着一条宽腰带,然后一把精美的阿拉伯腰刀别在肚子上,看着十分威武,更有甚者,还背着冲锋枪,在大街上招摇过市,这个场景让我想起武侠小说中古代那些携刀带剑的侠客,呵呵!考察期间在一家餐馆吃饭,一个看来只有十多岁的小孩竟然也背着枪进来,我们是莫名惊骇,当地百姓却视若无睹,看来已经习以为常了。据也门朋友介绍说腰刀和枪其实都是家族荣誉和财产的展示,腰刀大多是祖传的,一般不外卖,刀柄越精美越有地位,而枪在也门的价格是大约3000美元左右,对每月收入不足200美元的人来说,这已经是一笔巨款了。

只要有市场的地方,就有中国人,即使是前段时间发生武装冲突的也门,中国人依然在这里工作。一家中国企业正在这边修建变电站,他们已经在这里工作了一年多了,他乡遇到中国人,别有一番感受。他们详细介绍了也门的社会和经济环境,感受最深的就是资源的匮乏以及办事困难,也善意的提醒不要被蒙骗。吃苦耐劳、勤奋聪明的中国人来到这边,既是为自己的发展机遇,也切实改变了当地的落后面貌,善莫大焉。

萨那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这确实是至理名言。前段时间也门首都萨那发生了激烈的武装冲突,我们一直在纠结那里是否安全,是否应该去看看,在当地朋友的力邀下,我们决定实地去考察,去之前有“深入虎穴”的感觉,去之后才知道原来我们所得到的信息是片面的。

从荷台达到萨那,飞机只需要三十分钟,但是却感觉是两个不同的世界,首都的热闹、繁华和整洁是其他也门城市不能够比拟的。想象中觉得萨那应该是个枪林弹雨中的城市,国际媒体一直报道当地的一个部落武装与政府军发生了冲突,前段时间持续交火,中国大使馆也发布了旅行警告。我们去的时候,早已经没有战火中的感觉,部落武装已完全控制了首都局势,我们想象中的战火模样这里一点都没有,甚至一点没有交战后的痕迹,人们该干嘛干嘛,没有丝毫改变,市面上的熙熙攘攘的人群显示这是一个正常的城市。虽然也有检查点,但街头的武装人员相比其他城市,也算是少的可怜。也许就是所谓的国际媒体给我们灌输了一个假象的世界,类似这样的假象还有多少呢?

从机场到酒店的道路宽阔整齐,一路畅通,与这之前我们到过的也门城市大不相同。沿途一座恢宏的建筑吸引了我们的目光,据介绍这是前任也门总统建设的以他名字命名的清真寺,每根尖塔高100米以上,主殿占地13500平方米,整个清真寺可容纳超过44000人,是也门最具伊斯兰特色的标志性建筑,占地8万多平方米,其规模在阿拉伯世界的清真寺中名列前茅。新版的250也门币就印着这个清真寺的照片,据说耗资6000万美元。可是一半的也门人每天消费不超过2美元(国际公认的贫困线),三分之一的也门人长期处于饥饿状态,这样奢华的寺庙就给人“不问苍生问鬼神”的感觉了。

萨那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美食,我们入住的酒店算是也门期间真正意义上的酒店,各项设施齐全,唯一有点遗憾的是晚上依然停了一会电。我们赶到时已经将近晚上9点,在装修精美的餐厅里吃了一顿美味的晚餐,同行的同事笑言“这是来也门几天来吃的最合口味的一餐……”。第二天中午临走前也门朋友非要拉着吃一次也门特色的羔羊肉,果然是“嫩滑爽口,肥而不腻”,对于一个资深吃货而言,就是这一道菜也是不枉此行了,哈哈!其实也门还有世界闻名的蜂蜜和咖啡,只是来去匆匆,无法一一品尝了。

也门人对中国人还是比较友好,不管我们走到哪里,总有人关切的问是不是中国人,然后再秀一秀中文,感觉有点搞笑。我们在荷台达的时候,一个持枪的也门人甚至能够用中文和我们进行简单的调侃,在萨那的旅馆,大堂经理是一个幽默的也门人,他说“这时候来这边的外国客人肯定是中国人,另外99%的生活用品都是中国的,只有人是也门人……”看得出来他们对中国的喜爱和欣赏。

也门也是一个坎坷的国家,古代不说,多次与邻国发生冲突,就是近代,1990年南北也门统一,经历短暂的内战,2011年民众示威武装斗争逼迫原任总统下台,到2014年部落武装与政府军的冲突,这个国家一直处于频繁的争斗中,即使短暂的和平也因为少数独裁者把持政权贪腐丛生,导致民穷国弱。一路走来,衷心祝愿也门能够真正实现和平和发展,也发自内心的为祖国繁荣昌盛而自豪,虽然中国有许多的不足和缺点,只要保持稳定和秩序,埋头苦干,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用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用户登录

忘记密码 或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返回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