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文章

共有 条评论 发表评论

蔚蓝之上

天光云影 发表于 2016-05-30 10:11:18  浏览 130

如果不把地图放大,你根本看不到,在浩瀚的印度洋上,还有这样一个由千百岛屿构成的地方。大小不均,形状各异的小岛或环状排列,或南北S形蜿蜒布局,或毗邻,或相距千里,星星点点地镶嵌在茫茫大海之中。它,就是马尔代夫。

水至清且有鱼

明媚的东方亮了,阳光穿越首都马累的机场跑道,将万丈光芒洒在Gaadhoo Koa海峡。波浪从远处翻滚而来,像是带上了弹簧发条,向着岸边的挡浪堤冲击而去,迅速溅起两米多高的浪花。那喧闹的洁白与浩浩的碧蓝相较,恍如“卷起千堆雪”。

海峡上,中马友谊大桥21号墩,千吨级浮吊打桩船正缓缓升起大臂,身着橘黄色工装的工人们登上甲板,开始新一天的工作了。从船上向着马累岛望去,一排排大直径钢管桩已深嵌水中,只在水面露出不到一米的“头脸”。顺着阳光照射的方向望去,深蓝洁净的洋流绕过一根根岿然不动的钢管,即刻腾起团团水花;俯瞰船体周身的海水,如蓝宝石一般的晶莹澄澈,几无尘杂,光洁照人;阳光穿入水底之下,散发成万千线条,让幽蓝的海水变得更加明净透亮;瞩目凝视,依稀可以窥见海底的礁石了,但同事们告诉我,从这儿的水面向下到海床之底,至少40米深。

我不禁一叹:这是怎样的一片海水啊?是不是舀起一瓢,都是蓝色的呢?是亿万年来的锤炼冲刷、筛选淘漉、漫卷翻腾、洗礼涤荡而成的吗?正在思索的时刻,一位安全员突然兴奋起来:看,那儿有一大群海豚游过来了!我赶快爬上一处高点,望见东南方向的海面上,一群动物时而探出头来,时而钻入水中。原来,那就是海豚。它们在蓝色的大海上成群结队地游弋着,纵身潜入海里,再露出身躯已是几十米远了。它们向着我们的附近缓缓“驶来”,像是唱着畅快的歌,接着朝向海峡北面渐渐隐去了。

我注视良久,像目送远行的朋友一样,虽然陌生不识,却感亲切温暖。不觉之中,低首四顾,却见眼下一片蔚蓝之中已经围聚一群不知名的鲜艳小鱼了……

听取蛙声一片

马累岛约十公里外有一片特殊的海域,这里周围尽是宽广的蔚蓝,但中间却有一圈环形的海水以一种更加明亮的浅蓝与周边分离出来。那一圈浅色,像是淡淡的蓝色天空,澄明自然而又赏心悦目。

一天,我跟随项目部的起重船来到这里。到了中午,在轻微摇晃的船上感到困意袭来,一会儿就趴在船舱的办公桌上睡着了。没多久,我从模糊的梦境中醒来,踉踉跄跄地走出舱门。正午的太阳热烈地照射着一切,从阴凉处一进入阳光区域,顿时身上一阵灼热。“呱呱呱,呱呱呱……”恍惚中,我似乎听到了这样的一阵鸣响。它由远及近而来,时而清晰,时而隐约,像极了青蛙的叫声。

“这大海之上有青蛙吗?”在睡眼惺忪里,我忽然疑惑起来。如果这里有,那还真是一件庆幸的事。至少,它可以让人怀旧一番。我的思绪也瞬间飞回了一个月前的时光。那是四月初的浙江温州,正是春暖花开时节,宿舍旁边的池塘里,到了晚上就成了一片喧闹的海洋。接连不断的蛙鸣打破了乡村的宁静,也为我们送上了一段段悦耳的催眠曲。在这一片浩茫之上,它们在哪里呢?在那片浅蓝的水中栖息吗?站在阳光下,四顾徘徊,倏然瞥见远处一艘小船正徐徐穿行,“呱呱呱,呱呱呱”地驶向远方。我恍然大悟。

客从何处来?

春天的深夜,我叩响院门。父母知道我从温州回老家,就一直没休息,等着为我打开。我走进来,被乡间一股股微寒的清冷气息包围着。四周万籁俱寂,房前的白杨树耸入高空,月光之下的树梢上似有浅浅的嫩芽已崭露头角。

“那你去吧……”母亲轻轻地说,口头上虽然答应,却有一种微微的担忧和焦虑。我感觉到,她的语气没有往日的斩钉截铁和坦然轻松,似有万千话语难以诉说。居家之日短,很快,我和故乡、父母还有她已是“相去万余里”了。

从这里到故乡,不仅隔着无穷的崇山峻岭,还有浩淼无边的蔚蓝大海。美丽的大海让人深深地艳羡着它的纯净和博大,也让人在一望无垠中念起过去,念起远处的他们。他们,是否也在地图上丈量着这遥遥的距离呢?

一天傍晚,她发来了一张即将降落温州机场的飞机照片:“要是你在这上面该多好啊?”我不忍多看,无语凝噎。

用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用户登录

忘记密码 或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返回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