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文章

共有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父亲

江海涛 发表于 2016-05-31 20:06:03  浏览 122

“滴滴”的手机提示音吵醒了我的美梦,是一则短信:“别忘了今天是你妈的生日,记得打电话回来……”,这是父亲发过来的短信。看得我心头一震,父亲担心我在国外忙碌忘记母亲的生日,特意从国内发来的提醒短信,短短的话语传递出对母亲的关心以及对儿子的关爱。

我的家在农村里是比较少见的,父亲是农民,母亲是基层干部,在我记忆中,由于母亲工作繁忙而且交通不方便,她很少有时间回来陪我,反倒是父亲忙完农活之后给我辅导。

其实我对父亲是有些敬畏的,除了小时候调皮时经常挨打之外,更多的是一家之主的威严。父亲年轻时候在家乡是非常英俊潇洒的,也是一个非常能干的人,除了自己家的事料理的井井有条外,周围人家有大事小事,乡亲们总是找他帮忙,他也每每将这些事梳理的头头是道。他是家乡第一个大规模养鱼的“带头人”,也算是为乡亲们开辟了一条致富路。记得我上小学的时候,母亲每每在另外一个乡政府驻户,父亲常常骑着自行车,带着我去探亲,这时候感觉他的心情是非常开心,而我也有机会吃到很多平常嘴馋的东西。及至到初中、高中,我自己也是住校读书,每逢周末回家,也是很少在家落脚的,与父母相处的时间比较少。

后来我到济南去上学,这是我第一次走出县城、走出大山,父亲执意要送我到学校,我们先是搭顺风车到河北,又从河北转火车到济南,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了学校,由于还没有正式报名,爷儿俩在济南住了3、4天,在给我报名交学费后一个人踏上了回家的路,回去之前我送父亲上公共汽车,看着他蹒跚的背影,不禁潸然泪下。

工作之后,因为常年在外施工,有时候一年两年都没有回家,父亲虽然没有多少话语,可是每年我回家,总是端起酒杯,美美的喝上一杯,那份温馨和自得,是悠然可见的。我知道父母以我为荣,虽然他们没有多说,可是儿子在省城工作呀。我在武汉买房后有一年将父母请过来住,当时还没有成家,他们第一次来武汉,一起过了一个愉快的春节,之后我又上了工地,父母又一次返回老家。

我有了小孩之后,父亲一直想过来带孙女,终于将家里的活计处理完,全家都在武汉团聚了,父亲第一次抱孙女时的那份欣喜和快乐,令人难以忘怀。我又因为工作需要,调到青岛上班了。父亲有段时间一直叫着说头疼,在一次检查后,却发现患了脑出血,父亲是自己到医院检查的,结果被医生强烈要求住院,这是很致命的病,弄不好会瘫痪的。住院一个多月,我只在医院陪了不到一星期,就因为工作忙返回了青岛,父亲不光没有怪我,还一个劲的自责生病拖了后腿,后来出院的时候,我仍然没有能够回来,只好委托我的一个朋友去接的。

父亲虽然出院,可是因为脑部受损伤,还必须坐轮椅出行,从一个孔武有力的汉子变成一个病人,父亲的心灵受到极大的震动,他一直想康复起来,他戒烟戒酒,不管是寒冬还是酷暑坚持每天活动。经过半年多的针灸治疗和他顽强的锻炼,竟然重新站起来了,这在医生看来都是一个了不起的奇迹,期间受的折磨和痛楚只有自己知道,当然这一年多来母亲的悉心照料和支持也是必不可少的。后来他们又一起帮我妹妹带孩子,又一起回到老家,父母两老一辈子拌嘴斗气,可是又一辈子互相扶持。

今年我特意将假期进行了调整,回老家探亲的时候恰逢父亲六十一岁,我说六十大寿的时候儿子不在身边没有办法热闹一下,今年还是要摆酒庆祝一下的,父亲虽然口头推辞怕麻烦,但是可以看得出他心里的快乐的。我本来说是要在酒店里摆酒庆祝一下的,父亲非要在家里自己办,说是有人气些。今年的生日宴热热闹闹,亲戚朋友都来到了,也算是了结了对父亲的承诺。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我因为劈材的时候眉骨被弹起来的木头伤了,在医院缝了四针,也引起了父亲的自责,在我回到国外后还一直在问伤势是否好转。

现在我已经成为了七岁孩子的父亲,已经能够理解父亲的心,可是在他眼里,我依然是需要照顾的孩子,可怜天下父母心!

 


用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用户登录

忘记密码 或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返回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