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文章

共有 条评论 发表评论

人生天地间 忽如远行客——忆朱自清旧居

天光云影 发表于 2016-06-02 14:19:49  浏览 164

灰墙青瓦,兰叶芬芳;古色古香,诗书漫卷。温州朔门四营堂巷22号,朱自清旧居在一片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包围下,显得古韵犹存,温文尔雅,令人顿生怀恋,思念那位性格良善、文风清隽朴素、情真意切的现代著名散文家——朱自清。

故居觅影

2008年前温州后不久我就听说温州有朱自清旧居了,但直到2010年的冬天才去一探。

由作家王蒙书写的清秀大字“朱自清旧居”镶嵌在故居门楣上,斑驳木门的道道年轮诉说着岁月的流转,木构的几进院落散发着淡淡的清香。走进大门,我看见几间连为一体的房屋,上覆青灰小瓦,错落有致,一抹暖阳洒来,鳞鳞瓦片阴影互叠,恍若时光刻痕静静定格。窗户都是雕花方格,加上古铜般的色彩,更见风致。

第一排房屋左侧一堂,正中挂有朱自清画像。面容清秀的朱自清坐在椅子上,一副圆形眼睛后面是他明净而平和的双眸。站于像前,我好像感到先生再世,在家正堂坐着,望着客人来访呢。

屋内四围,连同地面,皆为木质,说不上是些什么木料,但我分明感到那暗红的颜色总散发着几分古老和沉寂气息。墙上厚实的木板上悬挂着和朱自清有关的发黄照片,影像黑白而暗淡,记录着一个久远的年代。

从第一排房屋沿屋檐右行,可以分别看到朱自清温州踪迹展览室和他的卧室家什。那高而瘦长的脸盆架立在一个陈旧的木柜旁,四足立地,由横斜交错的木棍连接。它倒让我忽然找到一种同感,因我小时家里也有一个和那很像的脸盆架。一张宽大的床四周皆有雕花围栏,床铺低矮,旁边立着一个很陈旧的床头柜。几只木椅静静地立在室中。据说这些卧室里的家具有些是朱自清生前原件,有些是后人根据房主子孙的回忆制作而成。

从卧室右边一门向里,一进矩形院落映入眼帘,四周皆是房屋,屋瓦俨然,几株盆景亦随增胜,青葱枝叶,让人不觉冬来。

院落左侧几间房屋,为朱自清作品展览室。展室摆放着发黄的书本,朱自清的书一本本地陈列着,唯有《朱自清散文集》最引人注目,也许因为他的散文早已深入我心了吧。墙上一木板上刻着散文《绿》,是写梅雨潭的情景的。仔细一读,我忽然忆起小学时的语文课本了,记得当时标题是《梅雨潭》,也许是为了便于年幼的我们理解吧。

故居旧事

旧居正门右侧一石碑上记载:旧居建于晚清,坐南朝北,为五间三进合院式木构建筑。通面阔14米,进深24米。现存一、二进,梁架抬梁穿斗式,硬山屋顶,颇具江南特色。

第一次来此旧居,我就以为所看到的便是朱自清生前居住的房屋,经一番查询我方知,真正的朱自清故居并不在此,而在朔门四营堂巷34号。因旧城改建,朱自清旧居由四营堂巷34号往东北方向移动了200米,迁至四营堂巷22号,并于2006年11月24日修缮完毕,正式对游客免费开放。开放当日,著名作家王蒙和朱自清次子朱闰生还为旧居揭幕,而朱闰生便是朱自清散文《荷塘月色》中提到的“妻在屋里拍着”的闰儿。

朱自清故居是温州市首个异地搬迁重建的文保单位。虽非原址,但睹物思人,我不免遐想朱自清在温州的踪迹了。即便我们看到的不是真正的故居,我想将故居十分精致地保护起来,也足见温州对文化和朱先生的深深敬意了。

真正的旧居虽不在眼前,但朱自清在温州的踪迹却实实在在,难以磨灭。1923年,朱自清由同学介绍,到浙江省立第十中学(温州中学前身)任教,这是他首次来温。朱自清还教习坐落于温州市的省立第十师范学校。朱自清一边在十中教“国文”,一边在十师兼教“公民”和“科学概论”。考虑到要在两校走动,起初朱自清就选择租住在离两校都较近的大士门,不久大士门失火,他就迁到朔门四营堂巷34号,在那里一直住到1924年10月。

美文播洒  雁过有声

朱自清在温教学时主张学生们多用白话写作,这和他主张用白话写散文的理念紧密相关。朱自清留下了《温州踪迹》四篇白话散文,并在温州作下著名散文《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记游瑞安仙岩梅雨潭的一篇《绿》早已印入许多人孩童时代的心坎。小学四年级学习此篇,十几年过去,那一潭绿水似乎仍在我心间荡漾。

“那醉人的绿呀!仿佛一张极大极大的荷叶铺着……她松松地皱缬着,像少妇拖着的裙幅;她轻轻的摆弄着,像跳动的初恋的处女的心;她滑滑的明亮着,像涂了‘明油’一般,有鸡蛋清那样软,那样嫩……她又不杂些儿尘滓,宛然一块温润的碧玉……” 

也许能把潭水描写得如此生动形象、意境优雅的,真的就只有他了。朱自清在《绿》中,展现了他高超的比拟手法,将绿潭描绘得犹如仙境,令人忽生亲近之感。

梅雨潭在众人看来,兴许只是个不起眼的地方,然在朱自清笔下很快就闻名全国,并为童年的我们留下一份美好回忆。

朱自清另一篇《月朦胧、乌朦胧、帘卷海棠红》,是为温州同事马孟容的一幅画而作的散文,描写真切自然,生动美妙。妙文与美画相得益彰,画以文而名,文为画增美。

“(海棠)花叶扶疏,上下错落着……叶嫩绿色,仿佛掐得出水似的;在月光中掩映着,微微有浅深之别。花正盛开,红艳欲流;黄色的雄蕊历历的,闪闪的,衬托在丛绿之间,格外觉着妖娆了。枝欹斜而腾挪,如少女的一只臂膊……”细而读之,啧啧而赞,我不禁惊异于朱自清散文的形象细腻、喻景之精巧、状物之高妙。

朱闰生曾说:“父亲过去多是写诗歌的,也就是从这里(温州)开始,他创作散文的热情越来越高……随后就有了《背影》、《荷塘月色》、《给亡妇》等散文名篇相继问世。”如此说来,温州于朱自清,则像一个创作的驿站,将他的写作瞄向了清新隽永的散文。

辗转人生  忽如远行之客

朱自清在温只待了一年多时间,温州是他人生远行中的停驻点,并为他的记忆平添了一抹色彩。

1924年9月中旬,军阀进军温州。朱自清独在宁波等地教学,家人老小均在温州,举目无亲,苦无钱用。十中教员马公愚深知其艰,便请其到永嘉避难。时局稍平,马公愚特托人护送朱自清家人到温,并以钱资之。9月27日,朱自清乘船至海门时忽停开,他无奈改道温岭,步行百余里,于江夏坐船,两日抵温。10月3日,他扶老携幼,离开温州。

自从1920年大学毕业后到1924年,朱自清就在浙江杭州、台州、温州、上虞等地教书为生,颠沛流离,为生计辗转,感受到了人生的辛酸与劳碌。温州可谓是他的一个站点,成为了他人生中难以忘却的风景。世事的艰辛并未磨灭他对生活的爱、对温州的情。那绿如梦幻的梅雨潭、风景如画的白水漈、意境优美的马公画作,均留在了他情感真挚、凝练清新的文字中。

据说朱自清在温教学时,曾带学生去妙果寺看钟,去江心屿看古井,渡船游白水漈,想来那该是番快乐明媚的光景吧。那朔门古街附近、涛涛瓯江不远处的朱自清故居,则让我们更加清晰地知晓,一个用文字的真挚感染了我们的人曾经来过这里,一个热爱生活,带着思想和情感的人来过这里。

朱自清故居,犹如一个远行客的驻点,承载了他人生天地间奔走的步伐,也牵动着我们每个人的思绪。

用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用户登录

忘记密码 或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返回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