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文章

共有 条评论 发表评论

五哥

浪涛 发表于 2016-06-03 11:35:51  浏览 137

   又闻五哥病重,电话那头都能听出虚弱,伤感之余,往事幕幕浮现........
   母亲一共生了七个孩子,都是儿子,其中排行老大、老三和老六不幸夭折,据母亲说有的是在肚子里就被父亲不小心打死了的,有的是在别人家修建新房时遇到邪恶的东西,被“刹”死了,总之最后幸存了四个。五哥在家排行第五,也是和我年龄最接近的一个哥哥,因此,我从小不少和他打架,多数时候是被打。五哥是我们弟兄中读书最少的一个,记忆中应该是小学五年级没有上完就辍学了,一方面是家里经济条件不好,当年的父母供不起这么多孩子上学,另一方面五哥读书成绩不是很好,自己也不是很想读,于是就早早辍学了。在我朦胧的记忆中,一直有一个画面就是五哥拿着自己暑假里捡香樟叶、扣黄鳝、捡花生换来的一毛、五毛、一块的钱去交学费。当时我在旁边,老师催交学费,好强的五哥很不情愿把这些自己的辛苦钱交出去,眼睛里噙满了泪水,好像就是那个学期后,五哥就辍学在家了。
   五哥是一个勤劳的人,辍学后就成了父母的得力助手,记忆中总是不知疲倦的劳作。那个时候因为前面的两个哥哥都面临结婚,父母无暇顾及五哥,十五六岁的年龄,五哥在劳作之余,已经开始为自己的未来思考了,我清楚记得好几次,母亲在灶上做饭,五哥帮着烧柴火的时候,就会和母亲讨论自己的出路。当时家里的那个烂包光景,基本上看不到任何光明。那个年代,连县城都从来没有去过的人们,更不知道外边的世界是怎样的,没有人想过可以出去看看,“打工”的概念都没有。在迷茫和无助的情况下,母亲和五哥都想到了要去给人家当上门女婿,这在当时来说,或许是最好的一条路了,想想看,十五六岁的五哥和十一二岁的我都还和父母睡在一个房间,后来我自己动手,在床的一个角落用石头加木板搭建了一个简易的“床”,旁边就是一个小便桶。在这样的光景下,当上门女婿就是改变现状的最好方法了。于是,十五六岁的五哥就这样,经常随着已经有点社会经验的四哥游走在附近的几个小街上,寻找属于自己的缘分。其实,那个时候的我,也想过可能将来最好的办法也是去当一个上门女婿,逃离那个贫穷的家和贫瘠的山沟。
   说来也巧,当时四哥在附近几个小镇是小有名气的“泡妞”高手,身边总有一群群的年龄相仿的女孩子,于是五哥就这样认识了五嫂,尽管五嫂当时家里也很穷,房子还是茅草房,但是至少这个茅草房在小镇附近,而且茅草房里只有母女俩,对五哥说,至少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窝。就这样十六七岁的五哥就开始了恋爱,一场改变自己命运的恋爱少了太多的风花雪月,压在两个年轻人肩上的担子是沉重的。十六七岁的年龄,一边要开展轰轰烈烈的恋爱,一边又要改变贫穷落后的状况。勤劳的五哥仿佛看到了光明,毫不嫌弃那低矮的连人都要弯着腰才能进去的矮小的茅草屋,他有一个强烈的愿望,一定会在这个茅草屋上建起瓦房,建起自己的幸福。几百元钱,就开始了修建新房的艰难之路。一场大雨,把茅草屋彻底拦腰冲毁,加快了五哥建房的步伐,没有地方住了,就借宿在村上别人家里。值得一说的是,五哥的勤劳善良很快赢得了上门女婿少有的尊重,当地村民都为这个勤劳吃苦的小伙子感动,纷纷伸出援手,在那个摇摇欲坠的茅草屋彻底寿终正寝的时候,五哥借宿在别人家里,吃饭也在别人灶上弄。我那个时候已经读初中了,正好也在五哥那个小镇上的初中,就在五哥借宿在别人家里的时候,我居然也同样和五哥一家借宿在别人家里,那些善良的村民一直照顾着五哥一家,还有因为读书也要借宿的我。这种情感,时至今日我总是会感动,总是会感怀。幸好,那个时候我基本上也能帮忙干一些诸如挑水啊,抬土的事情了,不然我都无法想象一个借宿在别人家的人,还能收留另一个人。
    如果说五哥现在的病的根源,应该是追溯到这个时候,十六七岁的年龄,应该是长身体的年龄,却为了生存没日没夜的劳作,那个劳动强度是可想而知,在借宿别人家那些日子,我和他睡一个床,经常被五哥半夜呻吟声音惊醒,这种劳累后在梦里发出的呻吟声在我到重庆上学的第一个月同样有过,当时吓坏了送孩子上学的同寝室同学的父母。在这样借宿、劳作中,新瓦房终于建成了,五哥在十八岁时候,实现了走出那个穷山沟,走出烂包光景的家,也终于不再和父母住一个房间了,他的那个床属于我了,直至几个哥哥分家,我也才有了属于自己单独的卧室。
    在他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建成的房间里(尽管连门都还没有),五哥享受着成功带来的喜悦,也肆意享受着爱情带来的幸福。当然,建房子欠下了不少的债,对于这点,好强的五哥感受到了压力,他暗暗卯足了劲,那时他年轻啊,有着用不完的劲,只要能赚钱的地方,不管有多累,他都能去干。半夜起来去30公里开外的地方贩运黄豆、花生。200公斤左右就靠一辆自行车,来回往返间,多少次风雨兼程,多少次险些掉进山沟,多少次自行车坏了,推着车和车上200公斤左右的东西,蹒跚于山路上,直到推到了有修车的地方,修好后继续赶路。就这样,五哥一家的生活状况得到了极大改善,那几年我读书一是住在他家,总能吃上肉、鸡鸭鱼什么的。修房子欠下的债很快就还清了,精力旺盛的五哥更加自信,勤劳吃苦就能改变生活的信念更加坚定,于是他更加肆无忌惮的透支自己身体,在极端辛苦搞贩卖的同时,还在小镇附近帮人抬预制板,200多公斤的预制板,两个人抬起来。后来五哥还承包了别人撂荒的土地,我记得那时他总是一早一晚去承包的土地里干活,白天还要去做点小生意,笃定坚信勤劳能改变现状的五哥,像上紧了发条的闹钟,不停歇的转动。
    我参加工作,为几个哥哥带去了大山外的情况,于是他们也加入的打工的人群。在外打工的五哥,依然是最勤劳的一个。思路开阔以后,一时间他们迷上了承包砖厂,在利益面前,这些淳朴的人们开始了争斗,三个哥哥一起在外打工,每每总是出现一些矛盾,甚至非常激烈,我在京沪高铁的时候,听说四哥和五哥在合肥肥西县承包砖厂,矛盾升级到快要出人命的地步,我还专门从江苏到他们打工那里去调解。当时呈现在眼前的是一排低矮的破砖房,住着都是认识的老家的人,类似于干农活的状态使得他们很习惯在这种地方打工,一家人一年两三万收入对他们来说就是巨款了,就算在非常艰苦的环境下,他们依然无怨无悔,那种生活状态和环境,能让人看到赤裸裸的用健康换可怜的收入状况,会让人心灵震撼,胸潮澎湃。
    挥霍着年轻的身体,高强度的劳作,五哥又有了一些积蓄,但是此时他身体已经明显感觉不对了。在他又想赶潮流,修建农村已经流行的砖房的时候,我极力劝告他先用钱看病,然后再修房子。然而好强要面子的五哥强忍着病痛,硬是在别人质疑的眼光中建起了新的砖房。此时病痛已经无法让他继续打工,风湿性心脏病让他走路都困难,简单的农活也干不了了,各种土方法都试,依然不能彻底解决病根。五嫂和大侄女出去打工,五哥作为留守家属呆在了家里,每天就给读小学的儿子做做饭,稍微要一点体力活的,还只能让孩子帮忙。病来如山倒,勤劳的五哥,使不完劲的五哥彻底被病魔打到了,每天去一公里不到的街上茶馆中途都要休息一两次,打纸牌成了他唯一的乐趣,有时打着打着还要拿出一些黑不溜秋的丸子吃下去,说是土方治病的。45左右,应该只是中年的五哥,就这样等着命运的判决。新修的房子里就住着他和他的小儿子,空荡荡的,好几个房间依然没有门......
    这次听说突然病重是因为带着小儿子去浙江看打工的五嫂和女儿,在火车上因为空调得了重感冒。电话那头有了想去做手术的想法,我自然再次告诉他身体的重要性,并责怪他当时应该用钱看病,而不是先修房子,如果身体健康,再过20年,再修两个这样的房子也是可以的。然而,他依然认为他当初选择是没有错的,修房子是没有错的,还说在当时情况下,只能修房子。不服气的他依然会说提我当年囧迫时也毫无办法,意思是说人在某些情况下,是没有办法的,不能用现在的情况来责怪当年的选择。我只是说了一句,我再穷的时候,都知道要把身体锻炼好,当然,因为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我正在珠江公园10公里跑,所以会这样说。
    关于五哥要做风湿性心脏病的手术这个事情,我一直都是支持的,自然,我会尽全力帮助他完成这次手术的,一个在借宿的情况下都能让自己一起借宿的亲哥哥,一个勤劳善良的人,老天应该会眷顾的,病去后,我相信他眼前还是一片光明的。

用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用户登录

忘记密码 或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返回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