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文章

共有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酸甜苦辣过苦夏

赵巍 发表于 2016-08-05 11:12:51  浏览 69


    近日连晴高温,恰巧遇着停电。中午在食堂,大伙儿都恹恹的,吃不下两口就放了筷子。既吃不下饭,我约了同事去小店买酸奶,刚喝完就倦得只想睡觉。午睡得头脑昏沉,隐约感知到有奇怪的东西在办公室出现,睁开眼睛,只见天花板上趴着一只硕大的蜘蛛。它身体大过巴掌,四肢纤细修长,俨然一副成了精的模样。它与我面面相觑,直到起床闹钟急促响起,才慢吞吞移到墙角,侧身钻进洞里。“苦夏”真的来临了。它像是一场传染病,连虫子都未能幸免。

    “苦夏”之说由来已久。中医认为,进入夏季后,由于气温升高,人们都会出现胃口下降、倦怠乏力、烦闷不适的现象。我自小怕热,为“苦夏”所扰,特为尤甚。多年来,为摆脱“苦夏之苦”,我想了不少办法。

    第一招,“对抗法”。“苦”的反义词是“甜”。小时候,每当喝完中药,就会舀一大勺白糖进嘴里,让铺天盖地的甜味淹没掉苦味。到了夏天,吃不下正餐就吃糖。小孩子嗜糖如命,这一招很是管用。带来的后遗症是,许多小朋友都长了虫牙。

    第二招,“转移法”。上小学之后,暑假都去外婆家过。这时候,糖之甜已经不能完全覆盖掉夏之苦了。而“酸”带来味觉的刺激,让我们转移了对“苦”的专注。“酸”的来源很多。有尚未成熟的果子,如青涩的野葡萄、野李子,酸得掉牙。比果子酸得更厉害的,是外婆的酸菜坛子。揭开坛子,酸劲儿冲得人流口水。酸大蒜、酸萝卜,原本是用来做菜调味的,被我们整个儿捞起来直接吃,一口咬下去,酸得直打哆嗦。上大学后,接触到重庆的火锅文化。越热的天,人们越要大汗淋漓吃火锅。“辣味转移法”猛火急攻,见效显著,无奈我肠胃不适应,屡屡下了餐桌就进医院。

    第三招,“消解法”。随着年纪渐长,发现苦夏之苦不能被对抗,亦不能被转移,只能被消解。最能消解苦的,其实是苦本身。开始学着喝茶,茶里加了菊花、茅草根、苦蒿,这些东西都带着苦味。常吃的蔬菜也是苦的,比如苦瓜、苦笋。吃的苦味多了,身体对苦的感知钝了,苦夏的症状也随之消失了。

    我曾用甜来对抗苦,用酸或辣来转移苦,都不及用苦来面对苦。夏天是被它自己融化掉的,而苦夏是被苦味消解掉的。当人生面临不可避免之苦,不妨为自己泡一杯苦茶,任苦味滞留在口腔中,萦绕在记忆里。经过岁月的窖藏,苦尽回甘的滋味将会余韵无穷。

 

注:图片来自网络。


用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用户登录

忘记密码 或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返回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