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文章

共有 条评论 发表评论

星与河

赵巍 发表于 2016-10-08 11:53:05  浏览 97

小学的暑假是在外婆家度过的。晴朗的夜晚,我们躺在院子里的竹席上乘凉,睁开眼,就可以看到宽阔而璀璨的银河。它高悬在头顶,河床里面流淌着数不清的星星,好像拥挤的城市中,无数擎天高楼里,密集的窗户中冒出的点点灯光。有一些星星散落在银河以外,好像爱清静的人家,远离了城市,独门独户隐居在山上。还有一些星星,既没有住在热闹的城市,也没有住在冷清的高山,而是约了三三两两投缘的朋友,在半山腰组成了小小的院落。那些风格多变的院落,在东方被称为星宿,在西方被称为星座。

东方的二十八星宿由青龙、朱雀、白虎、玄武组成,分别对应东南西北四宫。相较于二十八星宿,西方十二星座较为简单直白,因而容易为年轻人接受。西方的占星术近些年风靡中国,少女们找男朋友,习惯先打探对方的星座,跟古代说媒合八字的做法有异曲同工之妙。其实,星座学说隋朝就传入中国了,在唐宋颇为流行。韩愈、苏轼都曾自嘲因为星座命运坎坷,元代的尹廷高甚至写过“清苦一生磨蝎命”。

不论是东方的二十八星宿还是西方的十二星座,都被用来对应不同的性格和命运。命运是难以掌控,也难以预料的。或许,在那些为迷茫困惑的不眠之夜,先民们仰望着夜空里闪闪发光的星星,期待着自己的未来与它们发生某种隐秘的关联,终于产生了占星术。

对于不懂星宿和星座的小孩子,好听的故事有更大的吸引力。那时候,尚未出嫁的小姨给我们讲了牛郎星和织女星的故事:喜鹊七月初七上天搭桥,牛郎和织女一年一度走上鹊桥相会。我颇为不解,他们为什么不直接走进银河,去寻找对方呢?银河原本就是由星星组成的呀。后来,我逐渐明白了:他们怕走进银河,是因为害怕汇入星星的洪流中。如同河岸的草丛上闪闪发光的露珠,一旦融进河水里,就再也找不到彼此了。一年一相会,隔河永相望。这样的关系,不及相濡以沫亲密,亦不及相忘于江湖洒脱,也许更适宜妥帖、安稳长久。

天空中有不动的星星,是恒星;有缓缓移动的星星,是行星;有快速移动的星星,是人造卫星;有从天际划过的星星,是流星。每个爱做梦的孩子,都幻想过摘下星星当玩具。就像诗人所写:“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可惜没有那么高的楼,也没人为我们插上翅膀。摘不到星星,只能等着星星掉落下来。

真正的星星很少落下来,掉下来的,常常是星星的影子。影子落在与天相接的高山上,变成农户疏落明亮的灯光。摸黑赶路的人们,时常根据灯光的距离,判断还需要走多远。有了目标,再远也踏实。影子落到半空中,变成忽明忽灭的萤火虫。小孩子学着“车胤囊萤”,用袋子装满萤火虫,却只是为了好看,不是为了苦读。颇有童趣的隋炀帝,曾经在消夏之时,叫人捉来千万只萤火虫放飞山谷,满坑满谷的流萤灿若繁星。“流萤断续光,一明一灭一尺间,寂寞何以堪。”这一首俳句,是我读过关于昆虫最美的句子,美过了“蜉蝣掘阅,麻衣如雪”。

真正掉落的星星会点燃自己,拖着尾巴在天空中划出明亮的痕迹,要么于空中化为灰烬,要么变成陨石落到地面。记忆中,见到流星都在中学以前,其中两三次是流星雨。据说尚未落地的流星可以帮助人们实现愿望,然而它们的速度太快了,我往往只顾着惊叹它们的美,在它们消失以后才懊悔忘记了许愿。

星星变成陨石落地,我们终于与它们亲密接触了。要想与银河亲近,难度更大一些。“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在李白的诗里,银河化为了庐山上的一挂飞瀑。“西风吹老洞庭波,一夜湘君白发多。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唐温如的这首小诗清新而绮丽,船在天上,天在水中,因为梦太沉了,小船压住了水里的银河。然而,这些美丽的意象都只是诗人浪漫的想象。

如果才能亲密接触到银河呢?我们世世代代寻找答案。终于有一天,天文学家告诉我们,地球原本就置身于银河系中。有时候,我们穷极一生想尽办法追寻的东西,其实原本就拥有。

 

注:图片来自网络

用户注册

已有账号!立即登录

用户登录

忘记密码 或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返回登录